她做手帐,看动漫,写了二三十万字的同人文 | 22 岁,她在想什么?(十三)-云揭秘

编者按:我们已经于  6  月  20  日发布“好奇心大调查之大学生系列”,我们将会用数十篇文章探讨大学生的消费、爱情、工作、迷惘以及他们对虚拟世界的态度。其中很大一部分,会是我们采访的  50  位同学的独立故事。这是第十三位,一个喜欢手帐、动漫和同人文的姑娘。

6 月 29 日晚上,我们打电话给夏雪的时候,她刚从成都飞回桂林的家中。两天前,夏雪正式从中文系本科毕业,随后收到了中山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。

夏雪不高,留着一头长发,说话带有南方口音。小学的时候,她就喜欢上了动漫,还写同人文,(注:同人文是基于原作,由爱好者自己添加情节或只是借用人物放到新环境等写出的小说。这些原作可以是小说、电影、动漫,也可以是历史人物。内容则可以是耽美、爱情和友情等等。)至今为止,夏雪总共写了二三十万字。她将这些同人文发表在相应的百度贴吧里,有一些挺受欢迎。

夏雪觉得,作为中文系学生,写作是件重要的事,而且是一件能让“很多原来不能确定的东西得到认识”的事。不过,她像个“大人”那样对经典作品和同人文做了严格的区分,认为前者才能让人获得提升。

但这不妨碍她还是在同人文写作上投入不小的精力。夏雪解释说,很重要的原因是现实生活中她找不到情感的寄托。她称呼自己是一个“生活在别处”的人——动漫、手帐和同人文都是她的“别处”,这可以让她脱离现实,“葆有一腔童真或是热血”。

我们把夏雪的故事以口述的形式记录了下来,希望你能更直接地认识她。

如果我两个月没写东西,会觉得很空虚,没办法证明自己,但我是个没法儿写日记的人,因为写日记的时候会有一系列不必要的阐释,我觉得非常没必要,还很累。

我写手帐,写了两年。手帐就是一个本子,你在上面写一写,画一画,还有昂贵,但图案很可爱的胶带。我在淘宝上花了 2000 块,买了胶带、本子和笔。胶带一般 15 - 20 块,本子 100 - 250 ,钢笔我买的是七八十的,一般的笔比如无印良品就七块五。

夏雪的手帐

如果说“生活在别处”的话,手帐就是一处。在本子上写,自己觉得比较容易掌控。比方说,你说这个桌子小,放不下这些东西,买(新桌子)又太贵了,但如果它全部都浓缩在一个本子里,你会觉得可操控,有酣畅的感觉,得到了宣泄,可以让你不那么现实,始终葆有一腔童真或是热血。

但手帐也有类似日记的地方,这是一种整理癖,就是对你的生活进行规划和收纳。有时候也会很腻,有点过度装饰,把本来没有那么美好的东西说得或做得那么好,会觉得自己有点虚伪。

所以我写得最多的是同人文,写《火影忍者》、《通灵王》和《犬夜叉》的同人文。

《犬夜叉》,来自:duitang

最近开始疯狂地写,每天差不多从晚上十一点开始写,写一个小时,每小时三千字,二十天更新了六万字。从最开始写累积到现在,总共应该有二三十万字,长短篇都有。

一个原因是,我从小到大都非常喜欢日本动画片,每一集都看好几遍,我超爱动漫。我经常因为一个角色死了,在男朋友面前哭,他会觉得我很可怜,老是被这种事情困扰。但我不会觉得我可怜,会觉得一边难过一边爽,因为这种东西是你在现实生活中没法体验到的心理补偿。

还有就是我对人生的参与感没有那么强烈,现实生活中找不到情感的寄托,觉得自己非常寂寞,(这和男朋友的关系不一样!男友现在在深圳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,我们异地四年,他觉得我是一个有灵魂的人,但他不会看我写的文章,因为他没有什么虚幻的爱好,是一个挺现实的人)所以只好放到二次元。这会让我感到安慰和开心一点,算是一种移情。

因为这两个原因,写作的时候,你会发现有很多原来不能确定的东西得到认识。写出来之后,得到了宣泄,同时因为一些文字的表述,理清了一些思路,我觉得这对于学中文的人非常重要。

《通灵王》,来自:sougou

2012 年,我 18 岁,从新闻系转到中文系。因为我从小学开始就是语文课代表,对中文还是有一点天分。小学六年级( 2006 年),我开始在贴吧写同人文,但没人看我写,没有反馈,我就不写了。初中比较喜欢学习,也没有写,后来我高一当上文学社社长,所以想多写一点,看有没有人喜欢,结果有人回复“好开心,又可以看新文”之类的话。

高三的时候,有一个帖子突然很火,在那个冷门的贴吧里回复都超过了一千,还被推送到一个网站,被推荐说剧情感很强。但我不会告诉你它叫什么,因为写得真是不好看。

嗯……我说“不好看”是相对于文学作品而言的,因为我是学中文的,我觉得我写得真不好。但作为一个把写同人文当作爱好的写手而言,受到一些人的认可还是开心的。

其实高中我写的东西大都挺难懂的,写同人文算是个调剂。我写的那些文章都是针对某一个话题或者想法进行一番思考,比方说思考一个对话的结构,它是环形、直线或者射线型的。我大学去校报的评论版也是因为喜欢写思辨性的东西。

我也会看经典文学作品。研究生阶段我会学外国文学,比较喜欢纳博科夫、米兰·昆德拉和本雅明之类的人,但是他们的写作和我的写作不是一回事,因为我只把写同人文当作一种消遣,并不是说我把我的生活都放在上面。

米兰·昆德拉小说《生活在别处》,来自:ewen

而且很显然,同人文只能在屏幕上阅读,都是不严肃的,并不能促进你左半边大脑的思考,只能让你保持现状,只能看出当下那群写手的特点,但是看了之后你不会得到对某件事情的理解,不会有突破。经典的书毕竟给你更多的启示,而且要求阅读的水平会更高,所以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读有深度的东西。

三四十岁时,我有可能会写别的,比如小说,不仅限于同人文。要有所成长,同人文还是比小说要低一个档次。但我觉得我不会因为年纪大了就离二次元的世界远了,就像我喜欢林俊杰都 12 年了。

我觉得我挺专情的,一开始喜欢的东西从来没有变过,喜欢的程度也没有减少过。画漫画的人现在都四五十岁了,人家那么老还有那样的创造力,你为什么不可以去继续喜欢呢?

不过现在我觉得我不擅长写长篇小说,所以我有故意想多写的想法。你会先阅读很多别人的作品,会从别人的作品中吸取很多套路,你再把套路变成自己的,富有色彩,更加传奇一些。写同人文的话,我会基本按照原著来写人,但有时候会交叉,比如把《通灵王》的人物放在《犬夜叉》里或者《火影忍者》里来写。相当于续写,或者从中间分叉出一个插曲。

我还希望对我的作品有完全的控制权,不希望别人干扰我的创作。所以我也不会听取别人的意见,和我关系好的几位,虽然也是聊关于同人文的事,但是没有见过面。

我觉得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不能搞混了。见面会搞混,我觉得那样子会背叛了作品。我觉得那样会冥冥中受限,因为你毕竟见过他,就会感觉你和他的关系会亲密一些,他给你提出的意见就必须放在心上,但是如果只是纯粹的网络关系的话,就可以口头不负责任。

所以我也没有和贴吧里的人线下见面,我只是知道一些人住在成都,他们在漫展的时候去看过,我只是偷看别人,因为他们会在微博和贴吧都会放出扮演人的照片。但是我没有跟他们说我是谁。

有时候,我会和同学用文学理论讨论同人文,半封闭创作、半虚构创作之类的。我的朋友经常去看我写的,她特别爱看色情部分,还会在寝室里念出来,必然要有(色情)这个部分,不然就不会有趣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题图来自:duitang